中尚图动态

郭强总经理出书方懂得人生真味不过简素二字

时间:2020-03-10 14:58:47 来源:中尚图

  过去的已经过去PAST

  人活到极致,莫过于简与素
  四周空旷安静、了无人烟,
  又是顺沟而下的山路,
  他一路走,
  一路哼着自己编的歌。
\
  雪
  王强出生在冬季的大雪天里,在以后的人生中,好像也总和雪有着不解之缘,每次重要的人生转折都和雪相联,和雪有关。
  王强五岁那年,腊月二十九的大雪天,为迎接到奶奶家过年的父母,他跟着堂兄、堂姐一路走到三十里地之外的火车站。到车站时,得知火车因为大雪停运,王强急得号啕大哭,踉踉跄跄走雪路返回奶奶家,足足在过膝盖深的雪中奔波了一天。回来后,在炕上躺了三天,连过年都没下炕,那是令王强记忆犹新的一次与雪的亲密接触。还有一次正值下乡时期,为给在城里治病的母亲送信,十二岁的王强在大雪中走了二十几里路,还掉进了雪窟窿里……

\
  关于雪的事还有很多,一桩桩、一件件恰好都与人生转角一同降临,不再赘述,单表一件:
  辽南地区,铺天盖地的大雪给大地盖上厚厚的白色棉被,一行四辆南京“嘎斯”牌卡车向北疾驶。公路上到处都是雪,只能从驶过的车辙间隙隐约分辨出路的痕迹。卡车一颠一颠地行驶在雪地上,还发出“嘎吱”不断的声响,消音向着雪白的地面喷出一簇一簇黑色油渍,好像在无奈地喘着粗气。
  四辆卡车拉着王强全家以及帮忙搬家的四个舅舅和全部家当,由繁华喧嚷的城市去高山下的沟里安家。
  雪仍在下,北风携着雪屑在天空中发出“嗖嗖”的哨响。司机停下车来,打开机关盖检查了一番,又用启动车的铁杠使劲地敲着沾满雪的车轱辘,那轱辘就像一个巨大的雪饼支撑着卡车。“这鬼天气,这倒霉的差事,这破车……”
  几个司机用车身挡着风雪,拢在一起抽烟,发牢骚。这也难怪,父母情绪不佳,无心顾虑其他,也没给他们准备午饭,加上漫天飞舞的大雪和恶劣的天气,让司机们更加厌烦。
  车开下了公路,在一条牛车宽的山村土路上颠簸。厚厚的雪让人难以分辨哪儿是路,哪儿是沟,哪儿又是河。风用雪将大地抹平,盖住了地里的垄沟,垄台也是白茫茫的一片,只有被风刮起的雪浪层层叠叠地堆积着。无数的苞米茬根从雪里探出头,迎着寒风挺立。各种枯枝杂草被风刮起,又被苞米茬根拦住,在凛冽的风中摇曳。那场大雪给王强留下了很深的印记,仿佛一个从严冬深处走来的魔鬼,冰冻着人心。
  除了母亲带着王强的弟妹坐在驾驶室内,其余人都在后车厢里,不断伸展冻木了的双腿,北风刺在脸上如刀割一般。
 
  他想起了城里的高楼大厦、
  宽阔马路,想起了并肩长大的伙伴;他想起了自己的菜园子,
  想起了心中的田;
  他想起了学校的书本,
  想起了温暖舒适的热炕……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\
  鹅 事
  王强到赵二婶家借耙子,主要原因是她家没养小狗,不会“汪汪”地叫着骇人。村里的狗都凶得很,即使不被咬,也会被狗撵着跑好远,而且你越跑它撵得越欢,弄得王强到谁家前都要先在院门外观察半天,如果院子里有狗,总要提心吊胆、小心翼翼。
  进了赵二婶家的院子,一只大公鹅边摇摇摆摆边“嘎嘎”叫着向王强奔来。它肥大而壮实,伸着一尺多长的脖子,“啪啪”的脚步声清晰有力。王强却并未在意,一只鹅嘛。它叫它的,我走我的,井水不犯河水便是。
  那院子挺大,王强走到院子中央时,鹅的叫声也变得高昂急促起来,加快了叫的频率和奔向王强的速度。
  突然,那鹅将长脖子紧贴地面,急促叫的同时,张开了它宽大的翅膀,双脚蹬地,半飞半跑地向王强冲上来。它蒲扇一样的鹅掌扑打着王强,如钢铲一般的嘴狠狠咬上来,翅膀、嘴、脚蹼并用地向闯入者扑腾。王强被肥壮的大鹅扑倒在地,猝不及防,一腚墩坐在地上,来不及反击,又立马转身爬起来向门外跑,可它连飞带跑速度极快,一时竟甩不掉。
  赵二婶出来并跑到王强眼前,赶紧把劲头不减的大鹅撵走。王强撸开裤腿,见腿肚子上有一块发紫的瘀血斑块,火辣辣的,苦不堪言。
  赵二婶边赶鹅边讲:“这鹅会看门,也会咬人,要小心呢。”
 
  在这条欢呼雀跃、
  毫无拘束的小路上,可以尽情地想、尽情地唱、尽情地跑,
  反正没人看见,也没人听到。
  既没有目标,也没有目的,
  这只是一个少年在
  自我空间里的放飞和耍欢。
\
  事 故
  “丁零零——”电话铃声把王强惊醒。
  “王总,有点小事,董事长让你马上到铸造公司现场。”王强熟悉司机小于的习惯,从小于那急促又故作轻松的口气中,知晓是出事了!王强看了一下表,凌晨一点,刚刚过去一年,又迎来新的一年。
  王强扔下听筒,急急穿衣,到门口蹬上鞋,跑下楼。王强明白,绝不会是小事!董事长亲自来了,又是在这时间,还有小于的语气……
  新年的凌晨,寒冷得令人颤抖,王强紧揪着心,在车上急急向小于打听情况。
  “昨晚刚送你回家不久,铸造厂就打来电话,集团办公室也打来电话,还有董事长秘书打来的,最后是董事长亲自打来的,我才……”
  “什么事?”王强知道,小于不到万不得已,是不会打电话告诉自己的,而且还是打家里的座机电话。王强后悔把手机关机了,小于是故意拖延时间,让自己能多睡一会儿。
  因为过节,道路两旁灯火通明,北风吹得人直发抖。小于打着双闪,向郊外的铸造厂疾驶而去。
  “到底什么事?”王强急促地问向小于。
  “铸造厂的砂箱压死了一名工人。”
  “啊?”王强听到后,脑袋一阵发麻,头发丝也好像竖了起来。
  “什么时间?”
  “在昨晚十一点。”
  莫名的酸楚从王强心底涌出,竟然是在十一点,还有一个小时就可以到下一年了。到了下一年,事情会有很多补救措施,可偏偏是在十一点。王强才离开现场一个小时,离新年也只有一个小时,这意味着一年全白干了!
  //
  荒度也罢,勤勉也好,
  如今再回望
  皆不过沿途风景、
  百里烟云。
  回 望
  《中庸》语:“莫见乎隐,莫显乎微,故君子慎其独也。”
  风声渐起,众目睽睽之下,人们尽可以发挥自己的才能,奋力搏击在人生的旅途之上。可若是在没人监督时,仍努力向上,才是最难得的。这是要有定力、有超越自我的控制能力才可做到的事。这种定力来源于本性,来源于思考,来源于目标和方向。
  华灯初上,高楼灯火次第点亮,遥相呼应。灯火阑珊处,俊男靓女们来来往往。王强坐在星巴克咖啡馆内,品尝着咖啡的浓香,独自思考着人生,对于令人眼花缭乱的现况感到空虚和茫然,还有一丝丝隐痛。毕竟现实的一切都是丰足的,但王强又觉得这丰足十分缥缈。摇曳璀璨的灯光不及乡下油灯,不及车间摇摇欲坠还布满油渍的吊灯。
  漫步在儿时居住的楼房旧址,过去的一切都已夷为平地,并盖上了几十层高的新楼。人突然增多了几十倍、几百倍,竟把此起彼伏的高楼大厦住得满满当当。喧闹、浮躁且压抑。
  “不及儿时的模样……”这一切让王强感慨不已。时光过得如此之快,一个甲子竟已悄然逝去。人们却毫不怜惜,毫无感觉地继续生活着、消耗着。一切的变化都大大超过了王强思维的速度,这也令他诚惶诚恐,不知所措。
总经理出书
  关于本书
  本书用一颗平常的心,描绘平凡琐事,叙写主人公王强的人生经历和感悟。在六十年间,王强从牙牙学语的幼儿长至花甲,其中有十年的乡村生活、十四年的读书经历以及近四十年的工厂生涯。每每回想起经岁月沉淀的往事碎片,他既有感慨、懊悔,也有欣慰。过去的已经过去,断不可成为包袱,却也着实不该忘记,唯温故才可知新矣。
  关于作者
  郭强,辽宁大连人,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。1984年参加工作,先后担任大连机床集团副总裁、大连科德数控公司总经理,兼任科技部在库专家。自学生时代起心怀写作梦想,多年笔耕不辍,已出版散文集《桑麻凡事》《桑麻凡事2》《回乡》及长篇小说《浪奔,浪流》《热浪》。



联系电话:010-59603199(总编办)59603188-806\815(编辑部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9603188-809 (设计部)010-59603187(发行部)

手机热线:18513336662 15201625177         邮编:100022

E-M a i l:zhongshangtu@163.com

地      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12号楼803室

Copyright © 2004-2017 自费出书 合作出书

北京中尚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京ICP备19002527号 技术支持:爱维时空

法律顾问:中闻律师事务所 程久余律师

企业QQ出书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