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尚图动态

80后金牛座想象力非凡的故事讲述者出书《小镇物语》

时间:2020-06-09 23:29:56 来源:中尚图

  周末一到,我就会变成瞎子。
  其实也不是绝对意义上的看不见。我可以看见我自己,低下头能看见我的身体,只不过右腿膝盖缺失了一块胫骨,那里是个空洞。我能看见眼前偶尔扫过遮住眼睛的头发,伸出手能看见我的掌纹,只是周围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,就像被谁拽进了关掉了开关的屏幕里,只有我自己在那里,其他地方什么也没有。
  如果我还在现实的世界中,如果我知道我本应身处的地方,如果周围的一切是熟悉的,那么,就算我看不到,也无所谓。我躺在床上,就能摸到枕头;我坐在桌前,就能拿到水杯;如果我摸着墙壁走到厨房,就能精确无误地找到前一天准备好的面包,我能体会到面包的酥脆和面包屑掉落的感觉,但是面包的实体在哪里,看不到,难觅其踪。
  但现在我不在现实的世界中,所以那些种种存在于我记忆中的东西自然杳无踪迹。在这个我不知道是怎么来的、何时来到的小镇里,周末变得如此特别,我能摸得着,听得到,闻得见,身体其他部分都一如往昔,甚至可以感受得出大雨前空气中甜润的潮湿,可就是看不见。
  对了,我能看到柜子,和另一外一个人——透明的我自己。
  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
  在一个维度里循环,不停地交织。
\

 
  小镇物语Chapter Ⅰ初语人
  初语人并不是他的本名,小镇中的人们都没有名字,甚至当我来到小镇后,也入乡随俗,完全想不起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了。初语人是我来到小镇后,第一个和我说话的人,所以我给他起了这个名字。
  “欢迎来到小镇。”
  我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,一脸茫然。
  “你的目标是什么?”他问我。
  “目标?”我一时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语气和他对话。
  “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目标,你总不会是来这儿旅游的吧。”
  “我连自己怎么来的都不知道。”莫名其妙,咄咄怪事,“我好像想不起来,之前发生了什么。”我努力地调动着脑中的记忆,但在一片虚无中,却什么也搜寻不到。这就像是,你本来很笃定钥匙放在抽屉里,但当拉开抽屉发现空无一物时,你就会突然陷入一种空白状态,完全不知道应该从哪里还能寻到钥匙了。
\
  Chapter Ⅱ说明人
  看来,胖子在这个博物馆工作,负责给寻解人介绍工作方法,那就给他起个名字,“说明人”吧。
  我随着说明人来到二楼,展示架、长桌和长凳、窄而长的玻璃窗、柔和细碎的阳光,还有放在展示柜上的木塞玻璃瓶,一眼望去,和一楼完全一样的布局,只是……细看上去,不同于一层的空玻璃瓶,二层的木塞玻璃瓶里多了些东西,有淡霜色、暗浊褐色、乌青色等,像一朵朵被团起来揉皱了的灰尘。
  “那些玻璃瓶里,盛有人们的目标和记忆。”说明人看着那些木塞玻璃瓶对我说,“它们现在还是未成熟的,所以没有任何意义。你的工作是让它们成熟,恢复它们本真的面貌。”
 
  Chapter  Ⅲ寻解人
  我像被遗弃在世界尽头的翅膀受伤的鸟,不知道往何处飞,也无法再飞。
  “哈,我们也曾是寻解人。”初语人直视前方,悠悠说道。
  “你们?”
  “有很长时间了吧,那时候我们刚到小镇……”初语人并不理会我的问话,摸索着自己的思绪继续说着,“我们被告知是寻解人,来到这里寻找答案,也帮助需要的人找到他们的目标和记忆。一开始我们很迷茫,那么多规律,莫名其妙,四处碰壁,一切都不适应,甚至有些愤怒。那时候由于人员紧张,大多数时间没有固定的人来帮助我们,我们只能自己去摸索,比现在要困难很多。当然,也少了很多束缚,我们可以自由地去创造。但是规律还是要遵守的底线,就算在最不知所措的时候,我们也从未破坏过。”
  “那你们,找到你们的答案了吗?”
\

 
  Chapter Ⅳ残隐人
  与我归去,归去原来之世界,方可离开这诸多琐碎,不必再寻解,自由自在地生活。
  “你难道不曾想过,或许这里的一切皆是欺骗?”
  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圈,声音总距我不远不近。
  “枯萎,死亡,挫败,无力感,何苦如此?既然无能为力,还是回归来时之路吧。”
  我站在几棵树围成的图形里,不再寻找声音的源头。那个声音虽然感觉上并不像是由谁发出的,而更像是内心的独白,但我知道残隐人就在附近,我能感觉到他辐射出的能量。之所以不再寻找他的身影,是觉得看不看得到这个人其实已经不重要了,它向我传递的这些信息的意义才是我要去体会的。
  “我们需要在一起,但不是在这里,和我回原来的地方吧。”
  ROMANTISM
  Had I not seen the sun
  I could have borne the shade
  But Light a newer Wilderness
  My Wilderness has made
  Had I Not Seen the Sun
  (Emily Dickinson)
 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
 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
 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
  成为更新的荒凉
  ─
  虽然时间经常会被人们遗忘,但在夏天的森林里,每隔十七年,都会呈现出一种格外特别的,能让人们想起年份的情景。
  有一种十七年蝉,会每隔十七年,从盛夏森林的土壤中钻出来,像喷泉一般汩汩地涌出。在蜕皮后,它们便会疯狂地攫取潮热的露水,一刻不定地进行繁殖。小镇的时间已经渐渐地被遗忘,季节的更迭也完全无规律可循,但每当这些蝉们蜂拥而现的时候,我们就知道,又过了十七年。它们担任着小镇史官的角色。
  ——
 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
  It is as though you are absent
  Distant and full of sorrow
  So you would've died
 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
  仿佛你消失了一样
  遥远而且哀伤
  仿佛你已经死了
  ——Pablo Neruda

\
  关于本书
  我莫名其妙地来到一个小镇,记忆全部丧失,不知道从何处来,也不知为何而来。更加棘手的是,在小镇的世界里,每到周末我就出现视觉障碍,但并非一无所见,我能看到自己的身体、一个柜子和另一个透明的自己。
  小镇上的人们经常遗忘了时间。初语人告诉我,时间在这里没有意义,只要做完工作,就是一段时间的完结,不靠指针定义时间。为了找回记忆与目标,我成为一名寻解人,踏上了一段奇幻的旅程,经历了种种困难,彷徨、恐惧、退缩,不断地与我的另一面进行着对抗。而关于小镇的秘密,也逐一被揭开。
 
  关于作者
  里的隐,本名魏小禹,80 后金牛座,想象力非凡的故事讲述者。关于写作,他笃定两件事:想象力是持续写作的基础;忍耐力是实现想象的基石。



联系电话:010-59603199(总编办)59603188-806\815(编辑部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59603188-809 (设计部)010-59603187(发行部)

手机热线:18513336662 15201625177         邮编:100022

E-M a i l:zhongshangtu@163.com

地      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93号万达广场12号楼803室

Copyright © 2004-2017 自费出书 合作出书

北京中尚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京ICP备19002527号 技术支持:爱维时空

在线QQ出书咨询